全 优 职 业 培 训 学 校 ​打 造 中 国 全 优 教 育 第 一 品 牌
同等学力申硕条件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同等学力申硕条件 > 爱永方家庭教育怎么样(真的好吗)

爱永方家庭教育怎么样(真的好吗)

发布时间:2022-01-25 16:30:23 同等学力申硕条件 浏览次数:95

进入“依法带娃”时代,父母该如何高效育儿?多位政协委员建言

《中华人民共和国家庭教育促进法》(下称《家庭教育促进法》)于1月1日正式实施,这是我国首次就家庭教育进行专门立法,家庭教育从“家事”上升到了“国事”,中国父母进入了“依法带娃”的时代。在广州市两会上,就如何高质量推进《家庭教育促进法》在广州落地、如何更有效地进行家庭教育等问题,多位政协委员积极建言献策。

八成家长坦承家庭教育困惑多

“大人不管,孩子根本管不住自己,一天下来,不是在家看电视玩游戏,就是出去疯玩,什么都做不了。我们管太多、限制太多,又说会打击孩子的积极性,磨灭孩子的创造性,真的太难了。”眼下正值“双减”后的第一个寒假,不少家长都已经开始抓狂。

家庭教育里这样的困惑,并不是今天才有的。广州市政协委员、广州市英东中学校长胡国胜告诉记者,据相关调查显示,有80.7%的受访家长平时在家庭教育中有很多的困惑,94.7%的受访家长期待《家庭教育促进法》能够帮助自己缓解教育的焦虑。与此同时,他发现,广州多数家长并不清楚《家庭教育促进法》的具体内容和相关要求,或者缺乏家庭教育正确方法,并常常把一味地迁就、奖励或者训斥、打骂作为管教方式。

这一点,也引起了民盟盟员、广州市政协委员、广州软件学院执行董事兼常务副校长迟云平的关注。在他看来,现代社会的育儿观念,还有很多不太科学的地方。不少家长对孩子的高位期许,也需要逐渐回归理性。

八成家长不知家庭教育宣传周

广州市政协委员、科大讯飞高级副总裁杜兰通过调研发现,家长对家庭教育的相关国家法规政策并不十分了解,34.83%的家长没听说过《家庭教育促进法》,80.56%的家长不知道全国家庭教育宣传周在每年5月,家长对家庭教育的主要任务也并不清楚。

问卷调查结果还显示,家长对家庭教育现状不满意,很多家长都表示存在陪伴孩子时间少或家庭教育方法不正确等问题,如果有可能,有62.66%的家长非常希望能重新陪孩子成长。与此同时,超一半的家长不知如何提升孩子的成绩,这也是他们在教育孩子方面最大的烦恼。

全国最美家庭获得者,广东省家庭教育工作室主持人、广州市家庭教育名师工作室主持人,天河区昌乐小学校长郑蕙接受新快报记者采访时也表示,家庭教育存在家长不知如何去解决各年龄阶段的孩子成长过程中的问题,以及学校怎样和社会力量更深入协同指导家庭教育等方面的难题。

在广州,家庭教育活动开展难

胡国胜告诉记者,前不久,由广东省妇联主办的3场家庭教育公益大讲堂开讲,受到了广大家长和家庭教育工作者的欢迎和关注。但现实中,家庭教育机制不健全,尚未建立专门的保障机制,各方责任不明确,缺乏家庭教育专项经费等问题,导致家庭教育的活动难以组织和开展。

胡国胜认为,目前相关部门对《家庭教育促进法》普及宣传力度不够,也缺少专业人士的权威解读;广大中小学(幼儿园)及社会服务机构重视程度不够、参与度不高;未能发动社会资源参与,社会反响不大,社会协同效应发挥不充分。

委员建言

胡国胜:

全面推进广州“互联网+”家庭教育 落实家长主体责任

在胡国胜看来,《家庭教育促进法》的颁布,为全国各地家庭教育的建设指明了方向,也为广州开展家庭教育工作提供了遵循。他建议成立由市、区政府主要负责人任组长的家庭教育工作指导委员会,明确相关职责,形成政府牵头、部门联动、社会参与、协同推进的工作机制;市、区政府应将家庭教育专项经费纳入本级政府预算和政府购买服务范畴,保障《家庭教育促进法》的实施。

再者,他建议要全面调动社会协同力量,推动多方积极参与。包括发挥教育部门、妇联的统筹指导作用,精心编制《广州市家庭教育指导手册》等指导用书,并建立线上线下指导服务体系,搭建家庭教育共享服务平台,开设网络课程,全面推进广州“互联网+”家庭教育;切实减轻学生作业负担,为家庭教育留足时间和空间;建议在“家长学校”基础上积极探索家校协同服务中心,组织专家走进中心或在线上开展咨询与讲座。整合图书馆、博物馆、科技馆、体育场馆等公共资源,并对收费性质的场馆,采取政府补贴方式,对家庭参观免费或优惠开放。鼓励社会资源积极参与,开发家庭教育的通识类课程、家庭教育方法指导课程、家校共育协同发展课程等,定期召开专题培训,不断组织家长开展亲子体验、社会实践等活动等。

此外,要提高家长家庭教育水平,落实家长主体责任,尤其要覆盖到外来务工人员家庭、隔代教育家庭和单亲家庭,鼓励家长通过各种渠道积极学习并掌握科学的家庭教育方法,尊重孩子个性差异。

杜兰:

成立“家校社”共建委员会 科技赋能家庭教育

杜兰认为,家庭教育与学校教育、社会教育紧密联系,牵涉到社会的方方面面。按《家庭教育促进法》规定,各地政府将建立健全家庭学校社会协同育人机制与覆盖城乡的家庭指导服务体系,建议由各级政府牵头,汇聚家长代表、教育专家以及教育相关领域企事业单位代表等,在各地成立“家校社”共建委员会,为家庭教育工作开展出谋划策,提高相关机制与体系的可操作性与效果。

针对当前很多家长对家庭教育的法规政策和主要任务认知不足的问题,建议发动企业、协会等社会力量,调动更多的社会资源,提升社会各界对家庭教育的认知度。

同时,她认为推动家庭教育指导和实践做实做深,仅靠日益紧缺的人力是难以做到的,尤其是很多家长因为工作忙没时间进行线下集中学习或接受指导,或者没有能力对孩子的生活技能、文化修养进行培育。她建议鼓励与支持探索新兴技术在家庭教育方面的应用,包括开设网络培训课程、开展直播宣讲活动、打造家庭教育问询机器人热线、使用智能学习设备指导学习、研发可引导家长情绪的家庭谈心智能空间等。通过政府购买服务的方式,推动相关技术在该领域的探索与应用,为广大家长提供更高效、便捷的家庭教育指导和服务。

迟云平:

引导家长科学育儿 让传统文化为家庭教育营造良好环境

迟云平认为,《家庭教育促进法》的强制性不强,引导性的作用更为明显,是为帮助家长更好地开展家庭教育,引导家长育儿方式逐渐规范化的一个过程。因此,须视其为整个国民素质、全民教育问题的一部分。

因此,建议家长要改变以往的旧观念,认识到自己和孩子是平等的,并主动对教育理论有泛阅读式的了解,并针对自己孩子进行因材施教。社会同时要营造一个良好的育人环境,把优秀的传统文化提炼出来,传承下去,家校社一起协同育人。

迟云平说,“双减”政策的来临给了中国义务教育一个喘息的机会,促使教育者反思和重新探寻教育的本质。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历来是孩子长久滋养的教育方向,它的传承、推广与普及任重而道远。但现行的中小学学生的教材中,缺乏传统文化教育教材。

“双减”政策落地后,学科辅导的阵地大幅减少,需要优秀的内容填充,这正是优秀传统文化教育加强与推广并有效地占领该阵地的时候。

为此,他建议教育部门编写符合我国传统文化教育的义务教育教材,同时编制地方课程教材,融合本土的非遗内容,在全市中小学生中普遍使用。

与此同时,要改革中小学文科教师资格证考试中的“综合素质”模块,增加国学经典内容,加大考核比例。并制订专项培训计划,加强对优秀传统文化教育骨干教师的培训工作。丰富培训形式,聘请艺术家和民间艺人,为教师作传统文化专业技能培训。并建议市教育局在传统文化教育这一块增加教育经费投入,以确保该项工作能正常开展。

姓 名:
邮箱
留 言:

https://tb.53kf.com/code/client/7882d5ab6ca01c8c966619b40bfec61a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