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 优 职 业 培 训 学 校 ​打 造 中 国 全 优 教 育 第 一 品 牌
同等学力申硕条件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同等学力申硕条件 > 徐州家庭教育指导师机构(培训哪家好)

徐州家庭教育指导师机构(培训哪家好)

发布时间:2022-01-18 16:46:30 同等学力申硕条件 浏览次数:113

来自:前线客户端

积极争取碳中和国际话语权

 

气候变化问题是当下国际政治经济领域的最热门话题。围绕碳中和与全球气候治理展开的国际博弈越来越频繁,以碳中和为逻辑的国际新竞争正全面展开。碳中和不仅是低碳技术、清洁能源、绿色金融等表层领域的国际竞争,而且是更深层次上的话语权规制权的斗争。中国必须积极应对,展现大国责任心和大国担当,争取自身合理权益,讲好中国碳中和故事,在低碳竞争时代占据气候治理主动权。

高度重视在国际话语权斗争中的碳中和“隐蔽战线”

全球气候治理国际博弈的背后是隐蔽的利益与意识形态之争。中国应在气候谈判中阐明中国参与全球气候治理的根本目的,对外用目标和行动来彰显中国积极发展清洁能源、推动生态环境保护治理、走可持续发展道路等工作是符合全人类共同利益的承诺和决定,以人类文明存续的视角看待碳中和议题,进而深度分析国际气候问题,勇于指出美国等西方发达国家将碳中和议题运用为政治工具才是全球气候环境治理与人类文明进程中的最大阻碍,逐渐建立起中国的碳中和大国信用。碳中和是一条国际话语权斗争的“隐蔽战线”。尽管应对气候变化是独立于其他国际争端的重要共识,但中国在任何时刻都不可忽视美国和西方发达国家在气候问题上设下的陷阱,诸如其利用“第一大碳排放国”来引导世界各国将中国视为气候问题的最大责任方,以及利用2060年碳中和目标晚于发达国家来引导世界各国低估中国实现目标的难度和努力。纵观国际低碳竞争的各个重要领域,无论是气候承诺的制定、气候治理的成果展示,还是低碳产业的发展水平、零碳技术的开发运用,不仅仅是资金、技术之争,更是标准之争、规范之争、定义之争,本质上都离不开话语权之争,更是未来数十年内的发展权益、大国利益之争,必须在话语权斗争中反对西方所标榜的与西式民主、西式人权同等模式的西式气候治理原则。

掌握碳减排的解释权,对外讲人均和历史累积排放

当前,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发达国家在国际舆论场上反复制造中国是气候问题的主要责任方却未承担碳减排责任的论调。中国在国际场合总结与分析气候问题的现状时,应以科学和事实为基础,正确指明发达国家在工业化进程中产生的碳排放是当前气候变暖和极端天气灾难的最大元凶,不能无端要求全世界共同承担责任。发达国家人均碳排放普遍高于发展中国家,美国更是远高于世界平均水平,中国在对外谈及碳排放问题所展示的相关数据中,应以人均和累积为基础:2019年中国人均碳排放为7.76吨,远低于美国的15.47吨;全球200多个国家和地区中,有78个国家的人均碳排放量高于世界平均水平,而其中有56个(占72%)是发达经济体;自1850年以来,美国作为最大的累积排放国,共排放超过5090亿吨,占全球总量的20.3%,导致了0.2℃的全球变暖,而中国仅以2884亿吨占11.4%,中国的累积碳排放量远低于美国。通过讲事实、讲数据,引导世界各国正视碳减排的国际责任划分问题。中国虽然是全球第二大经济体,但仍应向世界表明自身作为发展中国家的基本立场,令世界各国充分认识到以中国当前的发展现状、经济水平、减排进程开展碳中和行动面临的艰难,从而合理争取中国自身工业化进步、经济增长、改善人民生活水平的需求,不应受发达国家关于大国碳减排的道德胁迫。中国在碳减排成果对外展示上,应以单位生产总值碳排放和人均碳排放量的降低来作为对外宣传的主要指标,以历史累积碳排放量而非当年碳排放量作为碳排放大国的判定标准,开展大国气候行动合作。

重视“隐含碳”问题导致的碳排放总量被高估的责任挑战

碳总量核算是生产者原则,谁生产,碳排放算在谁头上。中国是“世界工厂”,应在碳排放问题上表明中国在碳排放生产者原则上面临的碳总量核算压力:中国制造业占全球比重高达约30%,大量生活消费品在中国生产并出口到他国消费,而生产过程所产生的碳排放(“隐含碳”)按照生产者负责的原则被计入中国。国际社会应明确全球碳足迹的来源和去向,尤其是在中国的碳排放量中有7%—14%是为了供应美国消费市场。中国需要令世界各国意识到美国等发达国家虽然消费了商品,却没有为其碳排放负责,使中国同时成为了贸易净出口大国和碳排放净进口大国,该行为高估了中国在气候问题上的真实责任,令中国面临更严峻的减排压力,严重缺乏碳减排国际责任分配的公平性。为此,中国应高度重视“隐含碳”下的气候责任归因,提高生产者话语权,向以美国为首的碳排放消费者争取合理利益。

对外讲好人类史上最高效、最大规模的中国碳减排、碳中和故事

中国应向世界表明自身碳减排行动面临的前所未有的困难程度,展现在此背景下取得的瞩目成就,让各国理解中国所面临的巨大困难和所需付出的艰苦努力。从碳达峰到碳中和,发达国家普遍需要60—80年左右的时间,而中国作为发展中国家却仅仅只有30年。中国应对气候变化虽然面临严峻挑战,但已取得的成效有目共睹。截至2020年年底,中国碳排放强度比2005年降低约48%,在节能减排、能效提升、清洁能源、绿色交通、绿色建筑等领域所作出的贡献占全球总量的30%—50%,表明“中国虽然是世界第一碳排放大国,但也是世界第一碳减排大国”的客观事实。中国应对外积极展现大国责任心和担当意识,不仅要把自身阶段性碳减排目标达成状况、清洁能源装机增量与比重、绿色资金投入规模等指标公开透明化,令发达国家无法罔顾真相、歪曲事实,更要积极宣传对“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碳中和绿色合作与支持,向世界充分表明中国在用实际行动帮助发展中国家和不发达地区开展气候行动,而美国等发达国家仅有空头承诺。对比美国等西方发达国家空头承诺、口说无凭、出尔反尔般的气候行动,中国应以讲诚信、讲担当、说到做到作为负责任大国的基本立场。在拟定气候目标和展示减排成果之时,公开中国与各国的气候目标达成程度、气候资金落实程度、碳中和进程的进展程度,以事实和数据为基础,证明中国在全球气候治理中的国际贡献,勇于应对发达国家的质疑和打压,充分展现中国的碳中和行动不仅是一场自上而下的社会经济系统性变革转型,更是一场世界范围内史无前例的最大规模的碳减排活动,具备极为强大高效的行动力和执行力。

来源:《前线》2022年第1期,原标题是“警惕碳中和成为美国遏华新工具”

作者:王文,系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执行院长、中国金融学会绿色金融专业委员会秘书长、国务院参事室金融研究中心研究员;刘锦涛,系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绿色金融部项目副主管

姓 名:
邮箱
留 言:

https://tb.53kf.com/code/client/7882d5ab6ca01c8c966619b40bfec61a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