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 优 职 业 培 训 学 校 ​打 造 中 国 全 优 教 育 第 一 品 牌
同等学力申硕条件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同等学力申硕条件 > 碳排放管理师官方报名多少钱(发证单位谁好)

碳排放管理师官方报名多少钱(发证单位谁好)

发布时间:2022-02-23 16:33:44 同等学力申硕条件 浏览次数:308

Stellantis首席执行官唐唯实在葡萄牙接受了意大利晚邮报(Corriere della Sera)的采访,谈论了Stellantis的一年发展与回顾,并对碳排放和电气化等问题发表了自己的看法。而其中一些内容就像安徒生的童话或格林兄弟的民间故事一样,与现实格格不入。

今天,清洁能源门户网站CleanTechnica梳理了唐唯实通过这篇采访讲述的5个“童话故事”——最初,他们甚至称这些言论为“谎言”。

No.1

揭秘碳排放和电气化的5个“真实与谎言”

 

“还有其他技术可以更快地降低排放。纯电动汽车需要行驶7万公里才能抵消生产过程中产生的二氧化碳排放。”

首先,这样的衡量标准本身就具有偏颇性。

即便是对标里程数进行抵消,根据最近的学术研究,欧洲最清洁的产品平均二氧化碳排放量在约等于0-3万公里之间。如果“7万公里”这个数字是通过Stellantis自己的产品计算得出,那只能说,Stellantis有一个非常不干净且低效的生产过程,不能代表整个行业。

在气候危机的背景下,“从井到轮”和“从摇篮到坟墓”的衡量是最有价值的。对于那些有较严重空气问题的城市,如洛杉矶、巴黎和北京,汽车行驶过程中的二氧化碳(CO₂)和氮氧化物(NOx)产量是最重要的衡量内容。

从矿井到车轮是比较简单的衡量标准。它是关于运行中的温室气体量,取决于汽车的使用地点和使用能源的来源。如果一辆化石燃料汽车的燃料来自加拿大的焦油砂,可能是最脏的能源出处,而一辆纯电动汽车通过司机家里的电池板收集的太阳能行驶,则是最清洁的。

即使是用燃烧褐煤发电驱动的纯电动汽车,也比用液化天然气驱动的汽车干净得多。在污染方面,这两种技术之间存在着巨大的鸿沟。要真正做到空气清洁,用零排放车辆取代化石燃料车辆是首要任务。

从摇篮到坟墓,则包括唐唯实所提到的衡量措施。它是指在一辆车的整个生命周期中所产生的温室气体,取决于所使用的原材料和加工过程,制造车辆时使用的工艺,在运行中使用的不同能源以及最后一个因素——车辆的报废处置方式。

这一点,纯电动汽车比化石燃料汽车更难计算。创新技术正在快速发展,能源也会随着时间的推移发生巨大变化,从火力发电站到风、水和太阳能。关于20年或30年后的报废处理,我们都无法预测。

另外,唐唯实所提到的能更快降低碳排放的技术,可能是混合动力技术和更清洁的燃烧或尾气过滤技术。后者已经是传统汽车不屑于实施的老技术,混合动力汽车则仍然有尾气管(过滤后的尾气管),并排放出有害烟雾,而这些烟雾可以在大气的温室层中停留几个世纪。

为了达成《巴黎协议》的目标——将全球升温限制在远低于2℃,并努力将其限制在1.5℃——道路交通的排放必须尽可能快地降至零。由于化石燃料汽车的平均使用寿命为20-30年,我们需要在2050年之前停止生产和销售它们。

No.2

揭秘碳排放和电气化的5个“真实与谎言”

 

“电气化是由政治家选择的,而不是汽车行业。”

事实上,电气化是由公众选择的。行业和政客们的选择是缓慢地过渡到基于氢气的运输系统,将其对行业自身和社会的影响最小化。

政治家们给汽车行业的任务,是使汽车更有效率的同时降低碳排放。他们做到了对效率的提高,但由于车身逐渐更大更重,二氧化碳不降反升。

汽车行业认为它有另一个选择来降低二氧化碳——清洁柴油,但是并没有获得成功。然而,政客们仍然不断地保护这个行业,大多数柴油机作弊者从未被起诉。

汽车行业的利润和就业机会需要得到保护。当日产和雷诺开始销售纯电动汽车,并为其建设充电基础设施时,默克尔夫人亲自出面干预,将并不存在的碳捕获与储存技术(CCS)作为欧洲标准。这给了其他汽车制造商几年的时间,让他们无所作为。

最终,真正带动公众开始追求纯电动汽车的是埃隆·马斯克和卡洛斯·戈恩这些颇具争议的企业家。一些被媒体冠上“漂绿”罪名(宣传环保的绿色营销)的汽车取得了巨大的成功,人们逐渐开始跟随市场。

经过多年的游说拖延,欧盟的企业平均燃料经济性(CAFE)法规开始生效。清洁柴油和其他降低内燃机排放的计划都纷纷宣告失败,剩下的唯一方法是通过制造大量的插电混动汽车和一些较小的纯电动汽车,将平均二氧化碳含量降到足够低。

而政治家们仍然没有强制要求生产纯电动汽车或零排放汽车。他们一直通过给插混汽车不切实际的低二氧化碳数字来保护这个行业。与此同时,CAFE法规的实施进展缓慢,且立足的是至少十多年前的预期,认为开发新的清洁内燃机将需要时间。

汽车行业和政界都没有想到,简单地转用电池动力系统会使新车型立即达成零排放。纯电动汽车将加快过渡到零排放的速度,一代人就足够了。

公众通过其意见领袖和非政府组织,现在正试图让政治家们提高CAFE要求,推动行业至少能够紧跟市场的步伐。试图保护传统汽车制造商的政治家们将面临难以克服的阻力。他们的目标是2035年达到CAFE零排放,而市场的目标是2025年。

No.3

揭秘碳排放和电气化的5个“真实与谎言”

 

“欧盟委员会打算在2035年禁止燃油车销售,这太早了。汽车行业被迫比计划更快地过渡到全电动汽车生产。”

在欧洲,该行业正计划在尽可能长的时间内继续生产化石燃料汽车。当过渡变得不可避免时,他们希望是缓慢地过渡到氢燃料电池汽车,这些汽车已经开发了30年,也许在下个10年中期就可以大规模推向市场了,他们并没有计划过渡到纯电动汽车。

欧盟的2035年提议对该行业是一个冲击,令人措手不及。在与欧盟几十年的讨论中,没有人意识到这可能成为现实。而市场要求甚至更糟,汽车行业不可能愿意在这个10年期内转变为大规模生产纯电动汽车。

企业用车是欧洲汽车行业的面包和黄油,在一些国家的销售额高达70%。比利时将在2026年实行企业汽车内燃机禁令,在5年内让纯电动汽车市场份额达到70%以上。

其他国家也有类似的计划,瑞典、德国和荷兰等国家的转型速度更快。到2030年,纯电动汽车在欧洲的销量将超过90%。就市场而言,化石燃料汽车的最后期限是2030年。欧洲汽车产业正加快步伐,试图与美国一争高下,并赶上亚洲。

No.4

揭秘碳排放和电气化的5个“真实与谎言”

 

“快速过渡到只生产全电动汽车会造成社会动荡。”

社会动荡是由信息传递造成的。转型的动机是什么,该怪谁呢?

如果你告诉工人,许多人将会失业,因为政治家们做出了愚蠢的选择,要求过早地、不必要地过渡到无法100%发挥功效的电动汽车,肯定会造成不安和怨恨。

但是如果你告诉工人,一个多世纪以来,内燃机是推动人类社会发展的最佳技术,但现在有一种新的技术,对人类健康和地球健康更有利,它将更便宜,帮助更多的人,因此公司将使用这项新技术——工人们便会更容易接受。

或者你也可以这样说:作为过渡的一部分,现在需要许多受过良好教育的技术工人,来建立一个更好的电网、太阳能农场、风力涡轮公园和零排放的家庭,比因结束化石燃料动力系统的生产而被遣散的工人多得多。

一些工人可以提前退休,其他一些可以得到帮助寻找新的工作。也有一些车企在升级技术和建设新工厂的时候,会提供新的工作机会,它们也会为自己的工人进行再培训,许多工作的报酬比目前还要高。除了那些抗议所有进步的别有用心的激进分子,这些解决方案不会引发任何社会问题。

No.5

揭秘碳排放和电气化的5个“真实与谎言”

 

“我们需要在5年内将生产力提高10%,以弥补更昂贵的电动化动力总成。这是因为中产阶级无法购买到一辆3万欧元的新车。而新的电动技术比内燃机的成本高50%,要处理这50%的额外成本,对于一个非常努力地、实现生产力年增长2%到3%的行业来说,很难。”

这段关于生产力的混乱言辞是指降低生产相同产品的成本。

总的来说,在欧洲经济中,过去几十年的效率提高平均每年降低了约2%的成本(提高生产力)。传统的汽车行业也经历了与其他经济部门相同的进步。不是所有的产品都有相同的成本发展。著名的“摩尔定律”预测了集成电路每隔18-24个月性能将提升一倍,并在几十年里保持着这个速度。其他产品也有类似的规律在起作用。

电动化动力总成的高价格有几个原因,最大的原因是电池的单位价格;其次是每个新技术在起步阶段的情况。因为规模小,设计和生产效率低,所以价格高。

电池价格每年下降14%,解决了电动汽车高价格的最大问题。在未来2-5年内,电动化动力总成将变得比类似内燃机动力系统更便宜,这取决于汽车的生产规模——因为在未来,生产规模会更大,我们也会学习如何更有效使用新技术。

将摩尔定律用于电池,以14%的价格降幅和5%的密度增加为标准,得出了动力总成价格的变化预测如图。

揭秘碳排放和电气化的5个“真实与谎言”

 

制图:Maarten Vinkhuyzen

更新和更好的设计和生产方法可以显著降低生产成本。举个例子,雷诺的Zoe自上市以来,价格降幅就高于平均水平。2024年上市的新一代Zoe将比目前的Zoe性能更好,价格将降低30%。

回到我们的世界

具有不同文化背景、对生活和进步有不同看法的新竞争者,将不断地进行创新。在过去十年中,转型的缓慢步履给了新进者加入赛道的机会。

在新车市场上,越来越多的购物者在问:买不买燃油车?大多数人的答案是不买。

现在,疫情最严重的影响开始消退,在汽车行业的上空,“奥斯本效应”的迹象似乎正开始显现。奥斯本效应是一种社会现象,即企业因为过早宣布即将推出的更先进产品而又迟迟无法交货,导致客户取消或推迟当前产品的订单,进而致使企业收入锐减甚至破产。这无疑是正在转型路上的汽车制造商们需要应对的问题之一。

揭秘碳排放和电气化的5个“真实与谎言”

 

制图:Maarten Vinkhuyzen

作为一家包含众多优秀品牌的大型汽车集团CEO,谎言也好,童话也罢,唐唯实很显然像所有人一样,尽可能地把集团利益放在最优先的位置。而各行各业对于舆论的使用早已经见怪不怪。接下来,就看Stellantis下个月即将提交的战略计划会有哪些令人期待的内容。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qykedu@163.com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姓 名:
邮箱
留 言:

https://tb.53kf.com/code/client/7882d5ab6ca01c8c966619b40bfec61a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