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 优 职 业 培 训 学 校 ​打 造 中 国 全 优 教 育 第 一 品 牌
同等学力申硕条件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同等学力申硕条件 > 碳排放管理师(报名入口官网)

碳排放管理师(报名入口官网)

发布时间:2022-02-24 15:49:14 同等学力申硕条件 浏览次数:297

2020年,随着我国提出“碳中和”和“碳达峰”目标,碳交易日渐成为热词。

近年来,围绕碳交易,长三角各地开展了不少探索。尤其在浙江,涌现出了一批“卖碳翁”。

去年底,安吉开展竹林碳汇收储交易试点,首批完成收储交易的大里村等五家单位共拿到三年竹林碳汇交易金108.62万元。从2020年开始,丽水山区已先后达成6笔碳交易,卖出了670余吨碳减排指标。近期,丽水两家银行试水零碳金融网点打造,通过购买碳汇来抵消运营和装修过程中产生的碳排放。

多笔碳交易背后,出售碳汇的村庄成为赢家,将空气“变现”成了村集体可支配的收入。

叶子变“票子”

“碳交易分为两类,碳配额和碳减排,其中碳配额是强制实施,碳减排是自愿执行。”丽水学院教师李泰君向记者解释,他长期专注于气候变化与森林生态系统等研究。

碳配额指碳排放配额(CEA),主要用于工业减排,指的是主管部门向纳入试产的企业发放配额,当企业实际排放量超过配额时,需要向有配额富余的企业购买,而配额富余的企业则可以将多余的配额出售。去年7月,全国碳排放权交易市场启动上线交易,发电行业成为首个纳入全国碳市场的行业,交易的就是碳配额。

碳减排即国家核证自愿减排量(CCER),指符合规定的减排项目可以申请签发国家核证资源减排量,用于出售获得额外收益。其中,林业碳汇是关键。所谓林业碳汇,是指通过实施造林、再造林、森林管理和减少毁林等活动,吸收大气中的二氧化碳,减少温室气体在大气中浓度的过程、活动或机制。简单来说,森林经营、竹子造林和可持续草地管理等,都属于林业碳汇。

安吉、丽水等地“卖碳翁”做的交易,本质上就是林业碳汇,将“叶子”变成“票子”。

与工业减排相比,林业固碳投资少、综合效益大,因而备受关注。“现阶段,林业碳汇交易的金额不一定很高,主要是重在探索和尝试。”中国(丽水)两山学院执行院长刘克勤告诉记者,无论碳汇交易还是GEP核算,本质上讲的都是完善生态产品价值实现机制,目的是为绿水青山转化成金山银山搭建一座桥梁。一般来说,林业碳汇储备丰富的地区在经济发展上可能相对落后,推动林业碳汇交易或许能帮助一批风景好但经济弱的地区弯道超车。

2018年出台的《关于打赢脱贫攻坚战三年行动的指导意见》中,明确提出“鼓励纳入碳排放权交易市场的重点排放单位购买贫困地区林业碳汇”。去年10月,《关于完整准确全面贯彻新发展理念做好碳达峰碳中和工作的意见》指出,要将碳汇交易纳入全国碳排放权交易市场,建立健全能够体现碳汇价值的生态保护补偿机制。

李泰君指出,从国内市场来看,目前仍以碳排放配额(CEA)交易为主,碳减排(CCER)交易为补充。但从长远看,碳减排交易的重要性可能逐年上升,未来林业碳汇的前景将更加广阔。

竹林的“重生”

2010年起,依托华东林业产权交易所,浙江开展林业碳汇项目试点。2011年11月,华东林业产权交易所携手中国绿色碳汇基金会,试水林业碳汇交易。在启动仪式上,首笔交易达成——包括阿里巴巴在内的10家企业,签约认购首批14.8万吨林业碳汇。

2012年,安吉县开始探索。安吉以竹林为代表的林业资源丰富,全县约有87万亩竹林、200万亩林地。当时,安吉与国家森林草局竹林碳汇工程技术研究中心、浙江农林大学森林碳汇省级重点实验室达成合作,通过建设毛竹林碳汇通量观测塔,全自动、全天候采集竹林不同冠层的二氧化碳浓度等竹林生态系统的翔实数据。在当年举办的第18届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上,安吉代表全球竹产区与国际竹藤组织、中国绿色碳汇基金会、浙江农林大学共同签署了全球第一个竹林经营增汇和竹制品储碳试验示范区项目。

“最初的想法很简单,就是要摸清家底。”安吉县自然资源和规划局国土绿化科科长诸炜荣告诉记者,一开始县里信心满满,结果一出来却让人大跌眼镜。经估算,安吉县竹林森林植被碳储量134万吨,但年碳汇量仅为0.05万吨。原来,按照碳汇相关理论,森林碳汇的产生,只能是对无林地上植树造林或人工林的森林经营改造两种方式。在未经经营的情况下,竹林碳汇的生产量很低。

竹林的经营主要指定期采伐。“竹林和一般的林地不一样,如果不采伐的话,到后来笋也出不来,竹子也出不来,到最后竹子就死亡了。更严重的,竹林随意抛荒后,可能会成片开花死亡。时间一长,安吉的绿水青山也会受到威胁。”诸炜荣说。以前,当地的竹林一般两年采伐一次,每次采伐三分之一,采伐下来的竹子就近运到工厂加工成竹制品。遗憾的是,近年来,由于毛竹价格持续低迷,林农上山砍竹的积极性持续下降,林地抛荒、竹林退化、生态破坏等频频发生。因此,激发农户经营竹林的积极性,推动竹林“重生”迫在眉睫。

在诸炜荣看来,竹林碳汇必须经营,而且开展竹林经营进而固碳增汇的空间巨大。他给记者算了笔账,2015年底,根据国家标准《竹林经营碳汇项目方法学》,安吉对山川、天荒坪两个乡镇下辖的5个村庄开展竹林碳汇试点核算。核算结果显示,在适当经营后,2.1万亩的竹林每年可产生碳汇量8322吨。以此估算,安吉全县竹林碳汇预计每年约34万吨,按当前平均每吨43.4元的价格计算,可带来的直接收入每年就有近1500万元。

浙江涌现一批“卖碳翁”,靠着卖空气挣钱

2010年12月,安吉县孝丰镇的一位农民正在山上砍伐毛竹。新华社记者 鞠焕宗 摄

打通“内循环”

竹林碳汇算出来了,还得通过交易才能发挥作用。去年年底,国家林业和草原局、国家发改委、科技部等十部门发布《关于加快推进竹产业创新发展的意见》,鼓励地方搭建林竹碳汇交易平台,开展碳汇交易试点。以此为契机,安吉县自然资源和规划局连同当地金融发展服务中心、“两山银行”等开始探索区域性的碳汇交易。用安吉两山银行副总经理王小刚的话说,目标是要搭建闭环的碳汇收储交易市场。

去年12月,安吉开展竹林碳汇收储交易试点,按照国家核证自愿减排量标准打造的竹林碳汇收储交易平台落地运营。简单来说,就是县里各个村合作社通过集中化经营持续产生碳汇,这些碳汇被“打包”收储到当地两山银行,再通过金融让利惠企等政策,交易给购碳企业。交易过程中,村集体和农户、两山银行和购碳企业分别可享受利率优惠的碳汇共富贷、收储贷惠企贷、等3种林业碳汇金融产品;相关保险机构还开发出竹林碳汇价格指数保险和毛竹碳汇富余价值恢复补偿保险,来保障各方的长期利益。

竹林碳汇收储交易平台上线当天,早在2015年就曾开展竹林碳汇认证核算的5个村庄率先完成收储交易,按约17元一亩的收储价“卖”了近3年的竹林碳汇总共108.62万元。其中,大里村党总支书记应忠东代表村集体,拿到了27.5万余元的交易金。消息一出,村里炸开了锅:“我们的空气都可以卖钱了?”这些年,大里村花了心思搞旅游,开发户外基地、打造网红民宿等,效果不错。可应忠东总惦记着毛竹林,采访期间,他多次向记者强调:“东南西北都是毛竹山,这可都是我们的宝贝!”如今,眼看着空气“变现”成了村集体的真金白银,村民们经营竹林的热情更加高涨。

不仅如此,近期梅溪镇梓坊村以村里7195亩竹林30年碳汇项目,拿到了365万余元的碳汇共富贷。村里计划用这笔钱先修建林道,剩余的资金用于竹林抚育经营。在安吉,收储交易中多方受益的模式被津津乐道。比如,村民可以通过流转竹林、获取超额分成、参与竹林经营获取多笔收入,实实在在享受乡村发展带来的实惠;对金融机构而言,通过绿色金融产品创新,不仅可以扩大信贷投放,还可以向央行申请低利率的碳减排支持工具进行资金支持,降低放贷成本;两山银行和购碳企业也都获得了好处,能享受配套的金融政策支持,贷款额度提升,贷款利率优惠。

“通过碳汇收储和企业购碳,目前的模式基本跑通了碳汇交易的区域‘内循环’。”王小刚告诉记者,但这只是雏形,长期来看仍需突破交易模式单一、市场供需失衡等难题。数据显示,安吉首期竹林碳汇收储(含预收储)规模14.24万亩,30年合同金额为7230.79万元;相比之下,与两山银行签订碳汇认购协议仅3家企业,合计缴纳购碳资金41.6万元。接下来,安吉将探索“零碳会议”“零碳旅游”等有更多主体参与的更丰富的碳汇交易场景。

浙江涌现一批“卖碳翁”,靠着卖空气挣钱

“碳”索无止境

近年来,越来越多长三角城市争做“卖碳翁”,积极探索林业碳汇交易新路径、新模式。

比如,衢州开化推出林业碳汇质押贷款,采用林业碳汇价值质押与林权抵押或公益林补偿收益权质押捆绑方式,累计发放贷款960余万元。丽水通过助力打造“零碳会议”“零碳网点”等,向浙江省事务局等多家政府机关单位出售碳减排指标。

2020年12月,丽水达成首笔碳交易。当时,浙江省机关事务管理局花费6100元向遂昌县高坪乡篐桶丘村购买61吨林业碳汇,用于中和抵消浙江省公共机构节能管理人员培训期间产生的碳排放。一年多的时间里,丽水先后卖出6笔共670余吨碳减排指标,“卖碳”最多的龙泉市兰巨乡官浦垟村,因此获得了5.5万元的收入。

近日,官浦垟村又向龙泉农商银行兰巨支行出售了31.92吨林业碳汇,用于抵消其2021年度运营过程中产生的碳排放量。此外,中国工商银行丽水分行营业部购买了庆元县贤良镇192.65吨碳汇减排量。两家银行因此获颁碳中和证书,丽水银保监分局统信科科长张超艺告诉记者,这是丽水首次有社会资本参与林业碳汇交易。

与安吉鼓励竹林经营采伐不同,丽水多笔碳交易背后,森林碳汇增汇更侧重保护和再造,引导人们护林造林。2015年,丽水市首个森林经营碳汇项目落地庆元县,预计每年可给贤良镇带来上百万元的潜在碳汇收益。那时候,贤良镇湖源村的护林员周小兴第一次发现,原来植树造林真的能赚钱。在他的青年时代,包山烧炭是潮流,砍树伐木是村民的必备技能,光头山、癞头山在当地随处可见。直到十多年前,伐木等“靠山吃山”的营生被叫停,他才从伐木工转为护林员。

风向变了。2006年起,丽水全面深化集体林权制度改革,探索出了林权抵押贷款、林地经营权流转证等制度,为林业碳汇产权管理打基础。去年12月22日,丽水市森林碳汇管理局挂牌成立,下一步还将在林业碳汇交易标准和市场建设等方面持续探索。诸炜荣觉得,这或许是个新契机。目前,仅靠区域里的“内循环”很难消化掉当地的林业碳汇存量和增量,未来可能需要更大范围、更高层级的平台来发挥作用,从而有效衔接碳汇生产方、交易方以及相关机构等。《京都议定书》以联合承诺的形式首次提出了碳交易的概念。长三角想从碳交易中尝试破题,不仅要分开发力争取在体制机制上形成突破,更离不开互相间的交流与共享,联合起来拓宽生态产品价值实现路径。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qykedu@163.com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姓 名:
邮箱
留 言:

https://tb.53kf.com/code/client/7882d5ab6ca01c8c966619b40bfec61a8/2